欢迎光临深圳市诚信联盟协会官方网站!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大型儒家文化交响乐《人文颂》(五)

添加时间:2011-01-14 来源: 浏览:405

大型儒家文化交响乐《人文颂》(五)

摘自《深圳商报》

韩望喜
▲孔子像
  子思像
  程 婴

  □韩望喜

  第五乐章 信  

  自古皆有死,人无信不立。信是人的基本品格。一言九鼎,是守德者的然诺;一诺千金,是信义者的风范。守信的人,实践信诺的人生,给人以厚重感和安全感,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信赖的人。真正的信,不是写在纸上的合同,而是生命的托付和心灵的约定。

  歌咏: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大车无輗,小车无軏,其何以行之哉!

  

  文学主题:

  

  听,良知在歌唱,以你忠敬之心倾听!

  信是不食之言,不易之道。

  让我们想起的是坚毅果敢、一诺千金,

  明朗、坚强,金属般的阳刚。

  天地之道,

  广博、深厚、高大、光明、悠远、长久,

  承载万物、涵盖万物、成就万物。

  君子之道,

  至诚、成己、成物、尽心、知性、知天,

  尽人之性、尽物之性、与天地参。

  至诚的君子啊!

  举止是天下的典范,

  行为是天下的法度,

  言语是天下的准则。1

  言行,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,

  可不慎乎!

  君子有大道,必忠信以得之,骄泰以失之。2

  执信的心是忠敬的心,

  君子修己以敬。

  子曰:居处恭,执事敬,与人忠。

  虽之夷狄,不可弃也。3

  子曰:言忠信,行笃敬,

  虽蛮貊之邦,行矣。

  言不忠信,行不笃敬,

  虽州里,行乎哉?4

  诚信的君子啊!

  声名洋溢乎中国,施及蛮貊。

  四方之民听声而来,

  四方之贤望风而慕。

  舟车所到之处,

  人力所通之处,

  苍天所覆盖之处,

  大地所承载之处

  日月所临照之处,

  霜露所坠落之处

  凡有血气者,

  莫不奔走亲近!

  不言而信,天地之行,

  言而有信,君子之光!

  天若无信,四季来自何方?

  人若无信,天人如何相应?

  春之风,夏之雨,

  秋之霜,冬之雪。

  四季流转,花开花谢。

  天地不言,天地无欺。

  天地之间,是否听到良知的声音,

  随着惊雷的脚步来临!

  诚者自成也,而道自道也。

  诚者物之终始,不诚无物。

  是故君子诚之为贵。5

  诚者,天之道也;思诚者,人之道也。6

  诚是天地之道,

  诚是圣人之境,

  诚是君子之心。

  人性思诚。

  人心思诚!

  思诚的人啊,用功择善,

  固执坚守,不倦寻求。

  没有自己的私心,依照天理而行。

  思诚为修身之本,明善为思诚之本

  不明乎善,不诚乎身矣

  信生于诚,不诚则无信

  曾子曰:吾日三省吾身,

  为人谋而不忠乎?

  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7

  子以四教:文、行、忠、信。8

  教人以学文,修行而存乎忠信。

  忠信,本也。

  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

  大车无輗,小车无軏,

  其何以行之哉?9

  信是天地大道,

  信是天下人心。

  成己成物,

  以诚为根。

  可以去食、去兵、

  不可以去信。

  自古皆有死,

  民无信不立!

  得此信者,

  无惧高山,

  能涉大川!

  

  (故事一:子贡问政。子曰:“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”。子贡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三者何先”?曰:“去兵”。子贡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二者何先”?曰:“去食。自古皆有死——民无信不立”。)

  

  听,良知在歌唱,以你不欺之心倾听!

  信出于心,

  黑夜的光明。

  君子以恐惧修省。10

  君子养心莫善于诚。

  诚其意者,毋自欺也。

  不欺天,不欺人,不自欺。

  忠者为何?不欺之谓也;

  信者为何?不妄之谓也。

  不欺不妄,君子之心。

  《中庸》云: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,

  是故君子慎其独也。11

  《诗》云:“潜虽伏矣,亦孔之昭。”

  鱼儿潜藏在深水之中,仍然能看得很清楚。

  故君子内省不疚,无恶于志。

  潜德幽光啊,君子之心。日月可鉴。

  《诗》云:“相在尔室,尚不愧于屋漏。”

  君子独处而内心光明,

  当不愧于天上的神明。

  《诗》云:“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。”

  上天赋予你光明的德性,

  以德治国,以德治民,

  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

  何用严厉脸色,无需大声号令。

  《诗》曰“德輶如毛。”

  美德之轻,犹如毛羽。

  毛羽犹有痕,大德化无声。

  《诗》云:“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”

  天地化育,无声无味,不知不觉。

  天地不言,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。

  诚信之心是大美,无言,忘我,与天地参。

  

  (《中庸》曰:唯天下至诚,为能尽其性。能尽其性,则能尽人之性。能尽人之性,则能尽物之性。能尽物之性,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。可以赞天地之化育,则可以与天地参矣。注:最后这一小段表达的是“天人合一”的境界。唯天下至诚,立天下之大本,知天下之化育。天人合一,物我合一。)

  

  听,良知在歌唱,以你坚守之心倾听!

  尽己之谓忠。

  君子之道,本诸身。12

  对自己之信,

  是生命的苏醒。

  信不外求。发自人性。

  孟子曰:可欲之谓善,有诸己之谓信。13

  信是君子对自己的要求。

  君子求诸己,

  小人求诸人。14

  坐起恭敬,

  言必先信,

  行必中正。

  泽命不渝,信也。15

  信是至死不渝的信念。

  和氏之璧,贞士之心。

  怀和氏之璧,无价之宝,

  为何悲伤,因何哭泣?

  刖断双足,只为献玉,

  以命相争,所为者何?

  非为其他,只为信也!

  日月昭昭,不变其心。

  宝玉不为石,贞士不为诳!

  

  (故事二: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,奉而献之厉王。厉王使玉人相之。玉人曰:“石也。”王以和为诳,而刖其左足。及厉王薨,武王即位。和又奉其璞,而献之武王。武王使玉人相之。又曰:“石也。”王又以和为诳,而刖其右足。武王薨,文王即位。和乃抱其璞而哭于楚山之下,三日三夜,泪尽而继之以血。王闻之,使人问其故,曰:“天下之刖者多矣,子奚哭之悲也?”和曰:“吾非悲刖也,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,贞士而名之以诳,此吾所以悲也。”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宝焉,遂命曰:“和氏之璧。”卞和在荆山得一玉璞,献给厉王,厉王使人鉴别,说是石头,有欺君之罪,断其左足。武王即位,卞和再次献玉,武王使人鉴别,仍说是石头,又断其右足。后来文王即位,卞和抱玉恸哭于荆山下,文王派人去问他为什么哭。他说:“宝玉而题之以石,贞士名之以诳(欺骗),此吾所以悲也。”文王令人剖璞,果得宝玉。 选自《〈韩非子.和氏第13〉》)

  (中国文化里的信和西方有所不同,就在于“求诸己”,下学而上达。中国人表达的“信”,是宇宙万物的道理,是成己成物的根源,是天人合一之道,是对人对物的深切的爱。是对自己君子心性的剖白。而西方主要讲的是“约”,是对等的契约。)

  

  听,良知在歌唱,以你践诺之心倾听!

  对他人之信诺,

  是生命的交托!

  君子必诚其意。

  守信,赴汤蹈火!

  践诺,一言九鼎!

  儒有忠信以为甲胄,

  礼义以为干橹16

  戴仁而行,抱义而处。

  虽有暴政,不更其所。

  其自立有如此者。

  曾子以托孤喻君子,17

  孟子以托孤谏君王。18

  托六尺之孤者,可得闻乎?

  春秋有赵氏孤儿。

  献出襁褓亲生爱子,保全赵氏孤儿性命。

  义,是生命中最强的一个音符,

  君子之信,与义相连。

  只为信义,不求苟生。

  子曰: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。

  君子的友情与道义啊,何等的血性!

  一诺千金,信诺人生!

  柔软的是心,坚强的也是心。

  

  (故事三:赵氏孤儿。托六尺之孤。《赵氏孤儿》主要取材于《史记》。大致剧情是:晋灵公时,武臣屠岸贾与文臣赵盾不和,设计陷害赵盾,在灵公面前指责赵盾为奸臣。赵盾全家三百余口因此被满门抄斩,仅有其子驸马赵朔与公主得以幸免。后屠岸贾又假传灵公之命,迫使赵朔自杀。公主被囚禁于府内,生下一子后托付于赵家门客程婴,亦自缢而死。程婴将婴儿放在药箱里,负责看守的将军韩厥同情赵家,放走程婴与赵氏孤儿后亦自刎。程婴携婴儿投奔赵盾老友公孙杵臼。此时屠岸贾急欲斩草除根,为搜出孤儿便假传灵公之命,要将全国半岁以下一月以上的婴儿杀绝。程婴与公孙杵臼商议,决定献出自己亲生儿子以保全赵家血脉。后程婴便向屠岸贾告发公孙杵臼私藏赵氏孤儿,屠岸贾信以为真,派人搜出婴儿,掷在地上,又刺了几剑,程婴见亲子惨死,忍痛不语。公孙杵臼大骂屠岸贾后触阶而死。王国维先生曾称该剧“即列于世界大悲剧中,亦无愧色”。)

  

  孟子曰:至诚而不动者,未之有也。

  以至诚之心而不能感动天地人心的,

  从未有过。

  仰面哭泣的人啊,

  是否听到,

  在生命之信诺的殿堂里,

  一只人面的凤凰在歌唱!

  歌唱性命的交托,

  歌唱生命的境界,

  歌唱人心的震撼,

  歌唱大地的感动。

  “正声感元化,天地清沉沉”(白居易《清夜琴兴》)

  听,良知在歌唱,以你守德之心倾听!

  信乃天下之信,

  是对道义的承诺!

  子曰:信近于义,

  言可复也。19

  守信之德,

  唯义所在。

  君子之守,

  芬芳如兰。

  君子岂能罔顾于天?

  君子岂能失信于地?

  君子岂能偏离于道?

  人无信义无所托,

  物无信义无所生。

  一言九鼎,

  是守德者的然诺;

  一诺千金,

  是信义者的风范。

  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。20

  君子啊!

  信于父母,朋友、国家,天下。

  追随天下的大道,

  竭尽我的全力,

  抛却我的性命,

  日月可鉴君子之心!

  听,良知在歌唱,以你立业之心倾听!

  信,国之宝也。21

  诚为百行之源,

  信为立业之本。

  得此诚信,

  经纶天下之大经,

  立天下之大本,

  知天地之化育。

  为政以德,

  取信于民。

  季札挂剑,

  士人之信。

  军令如山,

  将士之信。

  童叟无欺,

  商贾之信。

  位我上者,

  浩浩其天。

  不渝之信,

  永存我心。

  

  (故事四:《史记》卷三十一《吴太伯世家》记载:“吴使季札聘于鲁……使齐……适晋……季札之初使,北过徐君。徐君好季札剑,口弗敢言。季札心知之,为使上国,未献。还至徐,徐君已死,于是乃解其宝剑,系之徐君冢树而去。从者曰:‘徐君已死,尚谁予乎?’季札曰:‘不然。始吾心已许之,岂以死倍吾心哉!’徐人高其谊,为筑台以表之。”吴季子名札,吴王诸樊之弟,受封延陵(今常州)做“延陵季子”。春秋时期鲁襄公二十九年,吴季子出使中原列国,途经徐国都邑,受到徐君盛情款待,徐君非常想要季子的宝剑,只是没有说出来。季子因为有出使中原诸国的任务,就没有把宝剑献给徐君,一年后季子返徐,孰料徐君竟已作古。季子悲痛之余,为实现诺言,便将宝剑挂在了徐君墓边的杨柳树上,以作纪念。人问他:“徐君已死,宝剑何需再赠?”季子说:“不然。我此前心中已许他宝剑,怎可因为他离世就违背我的心愿呢?”徐国人赞美延陵季子,歌唱他说:“延陵吴季子兮不忘故,脱千金之剑兮挂丘墓”。

  

  音乐意象:言·诺

  色调象征:纯白(无欺之色,纯洁之心,日月可鉴)

  既透明又深厚,回味悠久的情感,诚实朴素的追求

  

  信,贯通天地人心

  信,体现生命的承诺

  诚者,天之道也

  思诚者,人之道也

  《说文解字》“诚”“信”互训:

  “诚,信也”。“信,诚也。”

  

  【注释】

  1 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,行而世为天下法,言而世为天下则:语出《中庸》。

  2君子有大道,必忠信以得之,骄泰以失之:语出《大学》。君子有大道,一定要忠信才能得到它,而骄傲放纵就会失去它。

  3居处恭,执事敬,与人忠。虽之夷狄,不可弃也:语出《论语·子路》。平日容貌态度端正庄严,工作严肃认真,为别人忠心诚意,纵使到外国去,也是不能废弃的。

  4 “子曰:言忠信”等八句:语出《论语·卫灵公》。孔子说:“言语忠诚老实,行为忠厚严肃,纵到了别的部族国家,也行得通。言语欺诈无信,行为刻薄轻浮,就是在本乡本土,能行得通吗”?

  5 “诚者自成也”等五句:语出《中庸》。诚是自我的完善,做人之道要由自己去实行。诚贯通万物的始终,不诚就没有事物了。因此,君子以诚最为可贵。

  6诚者,天之道也;思诚者,人之道也:语出《孟子·离娄上》:“孟子曰:‘诚身有道,不明乎善,不诚其身矣。是故诚者,天之道也;思诚者,人之道也。至诚而不动者,未之有也;不诚,未有能动者也’。”孟子说:“使自身真诚有途径,不懂得善恶就不能使自身真诚。因此,诚是上天的准则,追求诚是为人的准则。不为至诚所感动的人未曾有过,而不诚则从未有过能感动人的。”

  7 吾日三省吾身:语出《论语·学而》:“曾子曰:‘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’。”曾子说:“我每天多次自己反省:替别人办事是否尽心竭力了呢?同朋友往来是否诚实呢?老师传授我的学业是否复习了呢”?

  8 子以四教:文,行,忠,信。语出《论语·述而》。孔子用四种内容教育学生:历代文献,社会生活的实践,对待别人的忠心,与人交际的信实。

  9“人而无信”等五句:语出《论语·为政》。孔子说:“作为一个人,却不讲信誉,不知那怎么可以。譬如大车子没有安横木的輗,小车子没有安横木的軏,如何能走呢”?

  10 君子以恐惧修省:语出《易传》。君子以恐惧修身省察。

  11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,是故君子慎其独也:语出《中庸》。即使在人所不知的暗处,也要防止不合于道的念头出现;即使最微小的不合于道的念头,也不使它发展到明显的地步。所以君子谨慎自己的独处。慎独即不自欺。

  12君子之道,本诸身:语出《中庸》。君子之道应当根植于自身。

  13可欲之谓善,有诸己之谓信:语出《孟子·尽心下》。值得去想望的东西叫做善,这种善为自身所拥有叫做信。

  14君子求诸己,小人求诸人:语出《论语·卫灵公》。君子要求自己,小人要求别人。

  15泽命不渝,信也:语出《管子·小问》:“信也者,民信之;忠也者,民怀之;严也者,民畏之;礼也者,民美之。语曰,泽命不渝,信也。”

  16忠信以为甲胄,礼义以为干橹:语出《礼记·儒行》。

  17曾子以托孤喻君子:语出《论语·泰伯》:“曾子曰:‘可以托六尺之孤,可以寄百里之命,临大节而不可夺也——君子人与?君子人也’”。曾子说:“可以把幼小的孤儿和国家的命脉都交付给他,面临安危存亡的紧要关头,却不动摇屈服——这种人,是君子人吗?是君子人。”

  18孟子以托孤谏君王:语出《孟子·梁惠王下》:“孟子谓齐宣王曰:‘王之臣有托其妻子于其友,而之楚游者。比其反也,则冻馁其妻子,则如之何?’王曰:‘弃之。’曰:‘士师不能治士,则如之何?’王曰:‘已之。’曰:‘四境之内不治,则如之何?’王顾左右而言他。”孟子对齐宣王说:“大王的某个臣属把妻儿托付给友人而出游楚国,等他回来,妻儿却在挨冻受饿,那怎么办呢?”宣王说:“与此人绝交。”孟子说:“长官不能管理他的属下,那怎么办呢?”宣王说:“撤掉他。”孟子说:“整个国家不能治理好,那怎么办呢?”宣王左右张望而谈论别的事情。

  19信近于义,言可复也:语出《论语·学而》。所守的约言符合义,说的话就能兑现。

  20 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:语出《论语·卫灵公》。孔子说:“君子以合宜为原则,依礼节实行它,用谦逊的言语说出它,用诚实的态度完成它。”

  21信,国之宝也:语出《左传·僖公二十五年》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尾声 大道之歌

  

  

  

  大道之歌:生命的张扬,心灵的歌唱。赞美和谐!敬畏生命!邦行王道,天下和平!

  歌咏(齐诵):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。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。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、寡、孤、独、废疾者,皆有所养。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,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,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,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……

  

  文学主题:

  

  听,人类在歌唱,以你欢腾的心倾听!

  万川归海,万邦归心,天下归仁!

  礼赞生命,礼赞和谐,礼赞人文!

  四海之内皆兄弟,

  天涯海角若比邻!

  人类何其美好、尊严、快乐,

  大地何其繁茂、青葱、热烈。

  展开欢颜,拥抱大地,诗意地栖居!

  我们何以在这宇宙生存?

  我们何以在这世间立命?

  以仁的博爱,以义的刚毅,

  以礼的和美,以智的明辨,

  以信的诺言!

  

  音乐形象:人文颂歌亦是大道之歌。

  

  《礼记·礼运》篇当中“大道之行,天下为公”的思想,是儒家社会政治理想的最高境界,是几千年来一直激励着仁人志士为之奋斗的社会理想。这是儒家思想中最进步的理念,最有利于和谐社会建设的思想资源。以人为本,人以什么为本?人以五常为本;为什么以五常为本?要天下和谐;为什么要天下和谐?因为要天下大同。儒家的终极的政治目标,社会目标,道德目标,就是天下大同。